准提咒感应网
准提咒感应网
放生杀生现报录 破戒果报故事 因果故事 五福的意义 种善因得善果
主页/ 其他因果故事/ 文章正文

南亭法师

导读:南亭法师南亭法师,(一九零零~一九八二年),江苏泰县人,俗姓吉。十岁出家,二十一岁受戒,二十五岁依止常惺法师。1927年往来泸、常、镇、锡各寺讲经。1920年,於光孝寺创设佛学研究社。1948年冬...
南亭法师

南亭法师,(一九零零~一九八二年),江苏泰县人,俗姓吉。十岁出家,二十一岁受戒,二十五岁依止常惺法师。1927年往来泸、常、镇、锡各寺讲经。1920年,於光孝寺创设佛学研究社。1948年冬,侍智光老和尚去台湾。先后在台北、台中讲经弘法,并出任台湾中国佛教会常务理监事、秘书长。1951年创华严莲社,筹印大藏经,於台湾民本电台辟[佛教之声],播扬佛法。1964年和星云、悟一共创智光高级商工职校,1975年成立华严专宗学院,以成一法师任院长;1979年复督成一扩建桃园侨爱佛堂,并创办花严侨爱儿童村。1982年9月3日因久患糖尿宿疾,而安详往生,世寿八十三岁;建塔於台北八里观音山左麓。著有/《心经讲义》、《阿弥陀经》、《妙慧童女经》、《十善业道经》、《佛说孛经抄》、《永嘉大师证道歌》、《绎教三字》等讲话以及《仁王护国经解》等,并曾辑印《常惺法师集》。

壬子年民国(一九一二年年)肇建,南亭十三岁。那时泰县诸山集议兴学,联合创办了一所“儒释初高等小学”,聘请观音禅寺的智光法师为校长。南亭的曾师祖玉成老人,对道如和尚说南亭聪明,是可造之材,要道如送他入学读书,这样南亭就到了泰县,插班入儒释小学的高级部。读了一年半,高级部还没有毕业,因为诸山在经费上不能按时照缴,学校停办了。他仍回到营溪观音禅寺。

到一九一九年,南亭年二十岁,二月中旬,奉师祖道如老和尚之命,和他的师兄润亭,一同到焦山定慧寺,从德峻和尚受具足戒。戒期圆满,本来可以回营溪观音寺了,但常住宣布新戒要入学戒堂,到七月半为止,如此在焦山住到七月,才回到营溪观音寺。一九二〇年过了春节,他和师兄润亭禀告道如老和尚,说常州天宁寺传戒,他们要去参学,道老留他们不住,只得任他们去了。到天宁寺传戒结束,寺中闹风潮,警察还到寺中抓人,他两人看参不出名堂,只好又回到观音寺。

一九二一年秋天,智光法师在泰县北山寺,为常住讲《大乘起信论》,南亭向师公道老告假,到北山寺依师父听经。一九二二年,出身于上海华严大学、宁波观宗寺观宗学社的常惺法师,到北山寺访智光法师。南亭法师听说常惺法师在安庆迎江寺办佛学院,他藉著陪同法师上街之便,向法师面请希望入学受教,得到法师的应允。一九二三年初春,禀明师公、师父,乃负笈安庆,到佛学院插班入学,亲灸常惺法师。在校三个学期,听过度厄老和尚讲的《维摩诘经》,和常惺法师讲的《成唯识论》、《中论》、《百论》、《十二门论》等大乘经论,略窥佛学门径。一九二四年夏天毕业,回到泰县北山寺。

一九三一年夏天,苏北发生大水灾。这时常惺法师住持泰县光孝寺,见灾区民众流离失所,他出面设灾民收容所。以灾民过多,既要赈灾,又要募化,分身乏术,乃请南亭法师到光孝寺襄助,并聘之为副寺。赈灾事件告一段落,常惺法师在寺中创设“光孝佛学研究社”,招收苏北各县僧青年予以佛学教育。常惺法师这时尚兼著北京柏林教理院院长,不常在光孝寺,事实上,光孝寺的寺务和研究社的教学工作,都是由南亭法师代理主持。

一九三三年,常惺法师为纪念光孝寺早年住持谷鸣老和尚,特为春期传戒,南亭法师由副寺升为监院,襄助常惺法师传戒,极为忙碌。戒期终了,常惺法师为三个弟子传法授记,这三个弟子是南亭、苇宗、脱烦,依照法脉,排名为昙光、昙影、昙华。原来谷鸣老和尚是宝华山隆昌寺的法脉,清末任光孝寺住持,他的法子培安,民国初年任光孝寺住持。一九二二年培安传法于常惺,至此常惺又传法给南亭等三人,都算是律宗的法脉。十二月,常惺法师继太虚大师之后,出任厦门南普陀寺住持,兼闽南佛学院院长。翌年春,就把光孝寺住持、佛学研究社社长,以及他所担任的泰县佛教会主席三项职务,都交由南亭法师继任。这以后数年,南亭法师身兼三职,忙碌异常。

一九三七年日寇发动侵华战争之后,继之八一三寇犯上海,十一月沪战结束,政府西撤,江南沦入日寇之手,日寇战机不时到苏北各县轰炸骚扰,南亭法师为顾虑佛学院学生的安全,乃于一九三七年底宣告佛学院停课,学生各自返回原来寺庙,只有成一、宗一、果一、妙然等六、七个人留院自修。

一九四五年春天,南亭法师把光孝寺住持交给法子沛霖继任,他则应苇乘和尚之聘,到上海南市沉香阁讲经。秋天,日寇侵华失败,宣布无条件投降,抗战胜利,江南恢复安定,他常到无锡、常州等地讲经弘化。可是好景不长,未几国共内战复起,一九四九年,战局激化,上海危急。这时,他的徒孙成一已先避难到台湾,乃急函南亭奉智光老和尚速来台湾。五月一日,南亭奉智光老和尚乘飞机来台。

会员,再由会员中产生各省市地区代表,召开会员代表大会。这样,中佛会才有了会员,也有了会费收入,会务赖以推动。

一九五二年,南亭在台北市新生南路购得民宅,创办华严莲社,定期讲经,并与周宣德、郑崇武诸居士在民本电台播出“佛教之声”,为佛教空中弘法之始。后来,华严莲社刊印的《阿弥陀经》、《十善业道经》、《妙慧童女经》、《永嘉大师证道歌》等,都是他讲过的广播稿。一九五四年,华严莲社迁到济南路二段,南亭法师自泰国购入《大华严经》一百五十部,成立华严诵经月会,华严莲社犹奉行不辍。

一九五八年,南亭法师在台中佛教会馆创办“佛学研究社”,招收学僧,三年一期,培育人才,成效颇著。成一原任宜兰头城念佛会导师,一九五九年回华严莲社任监院,分担部分事务工作,使南亭法师有较多的时间,乃到台中佛教会馆掩关礼《华严经》,历一年而圆满。出关后,受美国大使馆的中文研究院及中国文化学院等文化机构邀请,随宜说法。

一九六三年二月,智光老和尚圆寂,南亭法师十分感伤,师徒相处五十余年,情同父子,他除七期尽孝守制外,翌年在台北县中和乡创办智光商工职业学校,纪念老和尚。一九六六年,智光商职完成财团法人登记。一九七八年,把华严莲社也办了财团法人登记。这种“化私为公”的精神,令人感佩。

一九七二年六月十六日,南亭法师在莲社的华严诵经共修会上,宣布退位,将华严莲社住持职务,交由徒孙成一继任。事先并邀请佛声、续祥、悟明、妙然、盛云、莲航、真华、广元、妙湛等诸山长老观礼作证。成一也能善承其志,把华严莲社治理得井然有序。六十四年(1975),南亭法师倡议在莲社现址创办“华严专宗学院”(莲社这时已改建成五楼大厦),以成一为院长,他自任导师,学院招生,免费施教,兼供膳宿。所授科目,除佛学外,兼授英文、日文、哲学、史学等世学科目,可见其培养弘法人才之积极。

以后数年,南亭法师在莲社及学院讲经授课,专心道业,禅修以时。一九八二年夏初,他以感冒风寒,引发肺炎,导致心肌衰竭,住院治疗后,体力日衰,以后又数度进出医院,延至九月三日,安详圆寂,春秋八十三岁,僧腊七十二年,戒腊六十三年。十月三十日,移龛奉安于台北县八里乡观音山。他的著作有《心经讲义》、《阿弥陀经讲话》、《妙慧童女经讲话》、《十善业道经讲话》、《佛说孛经抄讲话》、《永嘉大师证道歌讲话》、《仁王护国经解》、《释教三字经讲话》等,均已刊印行世,后两者被列入《中华大典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