准提咒感应网
准提咒感应网
净土十疑论白话浅译 释净土群疑论 阿弥陀经宗要 净土女居士往生 净土探究
主页/ 佛学问答类编/ 文章正文

又上武夷山

导读:5月14日我们一行5人,来到武夷山上如来兰若闭关中心参加准提七,这是我第二次上山,一到山上,映入眼帘的景象和上次完全不同,许多泥土工正在装运沙石,闭关中心由原来的地方扩展到了响岩寺,场面非常大,建成之...

5月14日我们一行5人,来到武夷山上如来兰若闭关中心参加准提七,这是我第二次上山,一到山上,映入眼帘的景象和上次完全不同,许多泥土工正在装运沙石,闭关中心由原来的地方扩展到了响岩寺,场面非常大,建成之后肯定是个世外桃园,这又要倾注师父多少心血呀!从这里又一次体会到师父的宏大悲愿!师父说,新建的这边是男众闭关中心,原来的这边就是女众闭关中心.

14号晚7点起香,这次准提七的时间安排是,每天八柱香,早晚各一柱香,上午和下午各三柱香,每晚做完晚课和施食就是小参报告,一般到9:30结束.早4:30起床,晚10:00就寝.在这里打坐和家里相比感觉完全不同,有师父的加持,气氛总是那么的祥和宁静.第一天,我就想,好不容易来到山上,就是来好好用功的,在这都不用功,在家就更不会用功了,我在心里暗下决心,上午下午的三柱香要连续坐下来.第一天的第一柱香,由于天气比较热,一个不大的禅堂要容纳一百多个人,确实有点挤,我热得一直在流汗.可是到了第二柱香,感觉就不同了,腿也不痛,感觉一点也不热,很是清凉,比开了空调还舒服,人也不知去哪了,我试着动动手指,还在呀!但就是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.将此体会在小参报告时向师父汇报,师父问我知不知道自己去哪了,我说不知道,师父说我没智慧,叫我好好去读<<金刚经>>.到了第二天依然这样坐,可是腿却开始痛起来,我把注意力集中在念咒上,按师父所说的"念清楚,听清楚",慢慢就忘记了腿痛.第三天,腿痛得越来越历害,甚至胃也翻腾起来,好想吐,好难受.我想,人身难的今已得;佛法难闻今已闻;明师难遇今已遇.这个痛比起结石的痛要轻多了,还是忍了下来.第四天,下大雨天气冷了许多,我向来比较怕冷,除带一件运动衣外,其余的都是夏天的薄衣服,袜子也没穿.我做的地方正好是最边上的窗子底下,风一吹把窗帘吹开一点,冷风正好从我的头顶直灌而下.可是上坐后一点也不觉得冷,反而一念咒就浑身冒汗,腿也不痛了,咒越念越有劲,越念越开心,第五天也是如此,有准提佛母和师父的加持,真是不可思意,热时感到无比的清凉,冷时又浑身发热.

师父总是在每柱香的开始或末尾讲开示.有很多师兄说,心里想要问的问题,师父正好就有开示.师父开示了很多,我能记住的却不多.师父反复的强调,念准提神咒要"念清楚,听清楚",要一门深入.师父还有个四纲训言叫"简朴亲真".师父说,我们不管做人还是做事都要做到:简单,朴实,亲切,真诚.在师父的开示当中,总是不时的赞叹南太师.南太师说,基督教在各地办了很多医院和学校,这是菩萨行,佛教在这方面做得不如他们好.于是师父就倡导发起建立一个"日行一善基金会",师父首先出资十万,注册资金达到五十万,基金会就能正式启动,目前已经筹集到二十万资金.基金会的具体联系事项由上海的善精进师兄负责.基金会的第一步是,送医送药到清海的边远贫困地区,据说已经和当地联系好了.但愿基金会的账号尽快公布出来,我们这些准提弟子也会很乐意的参与的.师父在解释"日行一善基金会"的含义时说,日行一善并不是每天做一件善事就够了,要尽量多行善,不但要日行一善,还要日除一恶.

这次上山把不满五岁的小女也带去了,我们是从南昌坐善心得师兄的车去武夷山的,说来也真是奇怪,小女向来怕坐车,一坐就晕,脸色发白.四个多小时的路程,根本没晕车,还一路说不出的高兴.来到山上师父看见小女,高兴的说:来,来,摸摸头.就伸出手摸小女的头.并给小女取法名:善理想.在山上这几天,小女表现很好,很安静,不吵也不闹.有几个做了奶奶的师兄总是夸她说:世上哪来这么听话的小孩.她除了不上早课外,大部分时间都和大家一起在禅堂念咒,快板跟不上就自己念自己的.还像模像样的盘着腿打着手印,虽然时不时的放下来,有一次师父正在讲开示,小女轻轻的对我说:妈妈,我要上侧所.我说:自己去吧,到师父面前合个十就可以.她走到师父跟前说:师父,我去上侧所.师父说:去吧,善理想.师兄们都笑了.在山上,早饭和中饭之前都要先供佛,回来之后,一到吃饭时间就会说:先供佛.还不到五岁的小孩,几天能这样坚持下来,确实很难得.在家里她每天都要吃肉,在山上是吃素,她也没说过不好吃或想吃肉,只是一到南昌就一个劲的说要吃鸡腿,可把我们笑坏了.

善理想的福报真的不小呀!这么小就能听闻佛法皈依明师.但愿她能这样一路很顺利的走下去.还有一件事也和大家汇报一下,到山上的第二天下午,善理想的舌头上突然起了很多泡,她静静哭,轻轻的对我说:妈妈,好痛!看到她这样,我马上想到现在很多手足口病,我们县都已经死了好几个小孩了,有的幼儿园都停课了,但女儿学校没发现有得这种病的.一下课我赶快打电话问当儿科医生的同学,症状很像,她说再观察,会发烧,手上脚上还会起,到了吃晚饭时女儿开始发烧,我马上找到善修师问是否有医生,正好有一位福建来的师兄是医生,他一看也有些着急,山上的备用药都是大人吃的,只是冲了一杯板兰根给小女吃.医生开了药,善修师下了晚课就去下山买药了,等善修师回来,我们都已睡了.第二天小女手上真的起了一些,我心里真的很但心,按时的给她服药到下午小女就不说痛了,一天就好了.我想要是在家的话一定会搞得很紧张,而且很复杂很麻烦.真是不可思意呀!在此对那位福建师兄和善修师深深的表示感谢!

这次武夷山准提七,有来自全国各地的一百多个师兄,台湾也来了二十几位师兄,大家都修得很好,觉得自己和大家相差甚远,真是愧对师父!一想到师父说自己是在玩命,就忍不住流泪.一定要好好用功好好修才对得起师父!

南无七俱胝佛母准提菩萨!

感恩慈悲如父的金刚上师

!

顶礼!顶礼!顶礼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