准提咒感应网
准提咒感应网
慧能大师 莲池大师 达摩祖师 虚云法师 弘一法师
主页/ 仁俊法师/ 文章正文

彻底除旧大透出.通体创新全投入── 在纽约法拉盛「内观讲堂」

导读:彻底除旧大透出.通体创新全投入── 在纽约法拉盛「内观讲堂」讲 ──  仁俊  修学佛法的大目标︰佛作为自己立身的榜样,(苦恼)人成为自己度化的天职。从这个大目标着手着眼、发心发力,首先就得对自己严格要求──人要做得好!做人的起步,把准着这一宗趣,才能划清生命旧和新的界线。这条界线划清楚了,上升与下堕的业行辨择确定,才显得出学佛(知法)的特色与要着。  人类与一般动物不共处──「识鉴」力强,如能善...

  彻底除旧大透出.通体创新全投入

  ── 在纽约法拉盛「内观讲堂」讲 ──

  仁俊

  修学佛法的大目标︰佛作为自己立身的榜样,(苦恼)人成为自己度化的天职。从这个大目标着手着眼、发心发力,首先就得对自己严格要求──人要做得好!做人的起步,把准着这一宗趣,才能划清生命旧和新的界线。这条界线划清楚了,上升与下堕的业行辨择确定,才显得出学佛(知法)的特色与要着。

  人类与一般动物不共处──「识鉴」力强,如能善自(深深)运持、(久久)察照,察照中洞见「颠倒」之根──「常、乐、我、净」──;惊愧得立刻致力断此颠倒之根,便能直从旧窠臼中豁露新天地。生命一迈入新天地,抖脱掉旧腐气质中的浊秽,生命中的光辉与力道,则簇新充实得气象开泰、心地旷达。人类的彻底觉变与具体改造,大抵是这么开头起步的。观念上缺乏佛法中觉变的意会者,三业总是腐旧得依然杂染。因此多数的人与人相处,情绪与情感一起了变化,立刻就横脸相向,造成彼此对立对峙、相抗相争的热恼与火爆的局面。人世间许许多多的问题,可说都是由于火爆脸而引起的。火爆脸的附着处──惑业身,身体一受到惑业的冲击,脸就立刻火爆起来,构成彼此的相斗相害,寻衅不已。有人说︰学佛法,只要存好心就好,一时的相不好不要紧,这是极大的误解!心好不好藏在你心里,人家也许不知道;可是面相的表态好不好,人家会立刻感受到。相的好歪既离不开脸,因此,也应该同样重视脸;脸修得柔温宽平,诸佛的平等德相才能从我们面相上渐渐地分分明明的透显出来,才能生生世世见一切诸佛及众生。一般众生见不及此,以故,身业的表态老是旧样相,所以在人际的接触交往中,所表现的面相气色、人事情绪,不出乎彼此雷同(你怎么来,我也怎么去,少数有修养者例外)。因此,人类对身业的觉变与改造(性),没有进入高阶段前,总是因循得依然故我──杂染中往复流转。

  人类的思想发达,思路通豁,文化普及,文明(意念)深刻,全凭先知先觉者从智见中所表诠的语言作启导。最高级的语言与义理,足以作为人际与国际间的知见标徽,业行准轨。语言的价值与功效真是太重要、重大了!释迦佛藉语言说法的宗趣──无诤;经中称之为「以声止声」,诤则必堕二边,无诤则必超越二边,体悟无诤便直从缘起中体印无常无我的普遍法性,则能循次的趣入二乘解脱,或发大菩提心直趣无上解脱。妙圆净智给人类无尽的提示与消融,端赖无我的无诤所致。这在「诤坚固」的众生,怎也听不进、化不开,因此许多人身心中都埋布着一颗不定时的炸弹。舌战剧烈到最亢激时,舌根就成为爆破的炸弹了。说起来人类的舌根非常柔软,可是,瞋心一暴冲了,立刻就「口吐弋矛」。人际间就这么由舌战而引发火药战的。泛俗者衬在舌底里的,总是说我这样,我那样,说来说去都套缠在自我上,如此的陈腔旧调,怎能透脱情见作践?怎能将佛法学得够味?说得如理?身语的所作与所说,全没离开杂染的浸润与现行者,心识当然也就成为更老旧的「窟宅」了。沉堕在这样的窟宅久了,总是在自我「细」意识中循回不已,突不破、看不穿它,长夜中漆黑得找不到真出路。就这样成为五蕴魔的眷属︰与五蕴魔打成一片的生命,还谈得上净新意识吗?

\

  上面所说的三旧,绝大多数人被它困陷得太累、太久了!学佛法首须了知的︰被这三旧作害得太惨、太苦,立刻从大惊觉中翻身豁眼,打头做起,不肯再瞢混下去,人才做得透明发达,绝不因循。中国有「行年五十,当知四十九年之非」的古谚,意思是说一个活了五十岁的人,应该严肃地检讨过去四十九年的种种过非,我们在这除夕与新春之际,振提气神,鼓激志誓,才能抬头挺腰做成个顶天立地的人。

  从顶天立地的志概中,进一步做到透天(不求神佑)彻地(不堕恶道),才决定能破除三旧。直从三旧中透脱出来,活得安安泰泰,做得快快净净,则能向大处、宽处去看;看久了、悟深了,对佛法的道理契会得丰富足实,启发他人的语义都与智慧相应;相应得空明不落空洞。这样的行空、说空,不忽有也不着有,从即空即有中,体悟着空有无碍,而以空导有,空净中化融实我;自性空中吐露与透显的一切,则必然受到人们的重视与服膺。观空能破能立,观有不玷不惑,自己才具有破除三旧的大本领,从(佛法)本分中举头纵目,尽向高胜处看的、觉的永没止境,就这样超越了种种二边戏论。透脱了戏论的正观,从中道假名中面对一切,活得脱落(自我)也做得承顶(诸佛与众生),就没一念畏怯一步退缩了。诸佛境界的体探与众生根性的察照,一切时处都贯联得真切净廓,有了如此的心量与眼界,意兴之豪与义路之明,就会胆壮得不受年龄限制,也挣脱掉名缰利锁的牵闭,整个身心全都交给了诸佛与众生,不再为自己有什么计算或做作。自觉从这裹开始,觉他也从此发端,这样的开与发坚决得不惑不怖、直了直进,直心、深心与大心配合得无极无量、有为有劲,则能端端挺挺地透脱三旧,见到佛法世界的广大无垠,佛法世界的景象不离眼前心底,佛陀的威仪成为自己的范型,三业上鉴取与择舍的分明了,做人的大方针与学佛的大路头,清楚准确得不昧不偏、实验实踏,三业则必然彻新得日新又新,让许多人看得心开眼豁。做人能融入人群,学佛能融入佛群的,一开头,没一个不做得让人看到就眼开心豁的。眼开心豁得萧然而廓然了,身心与自他,则浑融于平衡、平等之境。人类平常与非常的面相,果真透过平衡平等的整修,立身处世与接人待物,就不再激化得气暴了。凡是成真气候、有大气象的人,莫不皆然。这等人面对一切人的赞叹、毁谤,甚至极严重的伤害,总是安详地笃稳不动。就这样与人的声气与心理,才响应得沟通灵快而畅洽;就这样我们的身体与面相才能融入人群;人群融入得能和能敬,才能真个融入佛群,这样融入得直瞻直见,神光与风度,才能从大处透脱得出格──一切时处笃稳澄廓。

  从笃稳澄廓中修为的正而纯、醇而大,人际中接待得礼貌慎重、语言真切,许多人就感到佛法「气味」的浓郁、义路的敞坦,获得有力有光的启发。舌根能表达出这般语义,佛法才能无尽的流布开演。诸佛出世所诠演的──四种语言︰一、「真语」(四真谛),二、「实语」(三法印),三、「如语」(三世诸佛共诠的一味语),四、「不诳语」(所说真诚不倒谬)。诸佛之所以能道得这四种语,都由于从无上圆觉中彻见诸法的自相与共相,各如其本而开示一切。诸佛的特征之一︰广长舌,正表征着他们所诠演的无不圆净遍正,这是从大慈柔与大智明中所感得的殊胜妙果。通常总是以「舌灿金莲」称叹诸佛说法的严美净满;莲花的特质︰芳香、柔软、清净,由于柔软得久久底不暴、不滞、不染,才沛溢出无比的芳香与清净,这不正象征着诸佛与正法契融的无二无上吗?因此,联想到我们吐露发挥语业功能的舌根,也是最柔的,如能以清净法水淘汰掉杂染语,尽让诸佛的四种语义衬印在舌根底里,我们所思所说的一切,才会新颖光灿得导启许多人。这一点,我们务要注意、用心!

  诸佛所诠的四种语义,常常存注在我们念头上作龟鉴、为座铭,这种语义对身心的察照之光、点转之力,就显得非常深彻、直通(诸佛)。人类最极重要的唯一大事︰藉佛语而直通佛心,对佛语体玩得不间不昧、必敬必行,众生业身与诸佛法身,则渐渐融合而为一。学佛法必须深厌业身之惑倒,深欣法身之净正,致力调控业身,持心照注法身,把紧着这番观行,从凡入圣的第一关才叩得开。叩开了这一关,从佛语中通达法义,从法义中显豁法光,法光照彻、照遍了身心自他,从业惑封锁的大黑窟中直跳出来,身心才获得彻底解放,自他也才能和乐相处。俗常者老沉堕在业惑的大黑窟中太久了,久得从未见过真能导出的净慧之光;圆觉中净光具足的诸佛世尊,见到泛俗众生沉堕在自我大黑窟中众苦交加得太剧、太酷、太久了,深知必藉正语妙义的如实显示,始足以治绝自我而逾越黑窟。所以四十九年中不断地诠阐四语,经律(论)中所载所释的一切,不外乎四种语(义)的总汇处。修学或领悟佛法的津梁──诸佛的四语;谈修论学,就得从这四语中体解得「得鱼忘筌」,透(脱)神(我)豁(开菩萨)气(味──热烈而充沛的兴致),这种「气味」成为空慧的活力与通德,则时时开得眼,处处敞得心,才不再同泛俗般的闷憋在自我黑窟中。

  修学佛法的要着──直透混昧,直对净豁,有了这番修验,所见与所行的,才一概透明得与佛不隔,与人无忤。诸佛的法音听熟了,众生的根底识多了,心地与心量,则能扩展、通容得同虚空一般──含受一切(人物),消融一切(事理遮障);含受得不拒人,消融得直见佛,对诸佛心理察持得日净日醇,对众生也就看待得日重日敬,焕新的、假名的幻我面目,从此才不再为惑业作害得沉堕自我黑窟,成为簇簇新新的光明人;光明中永远以诸佛四语作龟鉴、为座铭。佛法给予人类最大的启示︰彻底而具体的两种变。活动性最强、最广的人类,生理、物理与心理,无时无刻不在息息变化中。凡夫的变──识变,圣者的──变智;识变则流转生死,智变则超越生死。学佛法的最大目标︰杜绝识变而测验智变;智变即是觉变,觉变得透(顶脱)底超边(中),人、法二执,则消融得绝无立足现形处,成为变得最健全、最光新的诸佛菩萨。这样的全面彻变,也就是具体的大圆成者。诸佛菩萨的无尽三业大用,就由此繁兴得源源而来。修学佛法着力在这样的变上:日变日新,日变日全;全得将诸佛与众生看得平等奉事,不忘诸佛之净,不着众生之染;于污染中体达诸佛之净,净得从悲智激导中,不厌不沾众生之染,而直愍众生诸苦交迫;在这样的悲智激导中,则绝不迟徊地果决得创新自己,也劝发(苦恼)众生竭力创新,共同奋奋迅迅地投入生死,作佛事、培佛种。

  要想学习、印持而觉证圆净佛法,必须握紧的原则︰从三业的彻新创变中,镇泰而卓挺地完全投入因缘大海,从因缘大海中晓了法性常空;如此的从缘起性空中不着实有,从性空缘起中不拨假有,直直落落地投入假有世俗,假有与真空汇融、印合得不即不离,于相对相助中了却情见,最威胁与最困害自己的「真我」,则撇绝得了不相关,明决而快捷地投入因缘大海,面对因缘大海而直游法性大海(空),法性与因缘化为三业中的准的与明徽,萧然廓然得不动不离,创新彻变得承诸佛而荷众生的大行愿,就成为生生世世中的呼声与策力,一念也不会忘却了。

  于生死中无尽期的修学佛法,从新旧三业上划得分分明明,旧的三毒决不盘着,新的三善根决定培增;增得「善法欲」旺盛而充满,我们于生死中才永远抬得起身体(面目)看护一切苦恼众生,用得了舌根将一切佛法说得如实不倒,豁得开心地跳出自我大黑窟,洞达一切无我佛法,才真能将新旧界线划得彻底分明。

  最后,我还想说的︰三宝直从三业现,生死不忘安危一,坚坚明明地修练出这么种「颠扑不破」的大心弘誓,我们现身才能做成一群彻底除旧大透出,通体创新全投入的行者与健者;让人际间看到这个世界真有新旧分明的人!(曹正恒记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