准提咒感应网
准提咒感应网
慧能大师 莲池大师 达摩祖师 虚云法师 弘一法师
主页/ 仁俊法师/ 文章正文

佛教兴盛中刻不容缓的精警--惊福报狂,愧智慧荒

导读:佛教兴盛中刻不容缓的精警--惊福报狂,愧智慧荒--  仁俊  十数年来,台湾佛教发展得非常迅捷、热旺、壮大而普及,看来够兴盛的了。...

  佛教兴盛中刻不容缓的精警

  --惊福报狂,愧智慧荒--

  仁俊

  十数年来,台湾佛教发展得非常迅捷、热旺、壮大而普及,看来够兴盛的了。

\

  产生此种现象的内涵与远因:由于佛法流传于中国各地的时间既长且广,历经古代与近(现)代善知识的体究、讲授与倡践,启发了高层知识份子的信受与解行,也感召得成为广大群众的精神的依止与慰藉,基于此种内涵与远因,所以,才构成了这十数年来的兴盛气象。

  兴盛得极迅捷而普及,其原因有二:一、佛法本质圆净而深广,禁得住勘究、试炼、察辩,愈察辩而愈光鲜、「如实」。二、极重视资讯与宣传的现代,弘传佛教者,大都擅于利用资讯与宣传,助长、促成了佛教的「蒸蒸日上」。如果,蒸蒸日上与净,日增配合、贯通得一致、一味,外在能摄受广大群众,内在能建立清净僧团,培育出恬淡、奋勤(于学,请注意:大乘佛法对慧学无比的重视!)而果健(于行)的够格僧伽;从如此的僧伽三业中,有形无形都触应着、透露出佛法的宗趣与指标,表征着「僧在即佛(法)在」。佛法的究竟大用,则能昭昭彰彰地显现、流行,成为迷溺于人欲海中者的灯塔,光(明)幢(相)。

  精微、湛寂而净妙的佛法,经过阐熏、学习、体解到的,仅属初步的表层知识,其底里真义,淳源的透悟、抉阐,不具有深厚善根净慧者,则极难致心罄力,苦学实修。佛法能否久住世间,全看有无此等深具善根净慧者作主力、为中坚、做前导。精警、奋练、淬火段成此等根性的必具要着、主因:(不论僧俗)植无量福不享福,「以福舍罪」;积无上慧不炫慧,以慧遣(边、邪)见;以无得慧回无量福,汇无量福为智慧海。深学而净(久)行于如此的福慧中者,诸佛菩萨的法身慧命,平常及非常之际,则能从三业中逐渐地有几分的切的触会与体见。佛法与身心就这么渐渐融而为一,身心与佛法就这么相应得永不脱节。这等人,才能成为「绍隆佛种」的「大法器」:「不增惑业,不损佛法。」

  这么看,体肯着佛法绝非小可,我们就得必须、急需彻底翻转过来,打头勇锐而真实地修学福慧。「福慧双修」,久已成为中国大乘行者的口头禅了,但是,这个修字的涵义,认识的、行践的,究竟达到什么程度,就非一般心行能理解了。

  最纯正而精严的修学,首须注目、注力治调、遣除的:「我」(「神」)与「法」(「物」「性」)。世俗中的一切心行,简括地说,不出乎这二者之外。学佛法者,不论若僧若俗,没有、或不肯虚心接受具有「真手眼」的善知识的「针砭」、点转,几几乎没一个不陷溺在这二者的险坑中,对这,我们学佛法的,就得猛警着:泛常的人性中,是离不开魔外性的。魔王的特性--「爱」重而能施福,以爱与福诱人而快己;外道的特征--「见」重而能摄(执取偏邪)智,以见与智诳人而炫己。学佛法,功候未能深入佛法之门的,看得穿、跳得出魔外圈套的,真个是太少、太少了啦!

  依此观察起来,初学佛法的在家众,不贪图世俗福报,不为世俗知见所误所困者,固然绝无仅有;即使是一般(声望大、世缘旺的)出家众,对佛法缺乏苦学精修,沉耐毅挺的心肝、器识,厌离心持照得不净落、决绝;菩提愿策提得不昂奋、强韧,也很难不为世俗知见与福报所误所困的。现在中国佛教流行于大陆、台湾及美加地区的畸形怪状,花巧层出不已,其病根与祸胎,全都从这里潜滋、爆发出来的!

  我们立刻猛省、痛思、愧忏、疾转:直趣菩提大道吧!

  我之所以特重(倡)愧忏者,因为出家众的三业,没有接受、透过佛法本质的教育、教化,无始来「积习」:「爱欲」与「见欲」,则必依然如故地活跃而盘逞得自恋自执(甚至愈演愈烈--宗教的过份狂热),终竟跳不出世间(智识)教育与(天启宗教)教化的老格套。世间一般及高层次的教育、教化,所引起的启迪、对治、改进与提升,可说都非常有限。因为世俗性的教育与教化,都离不开有漏杂染的质因,因此,就不能构成、获致究竟性的(净善)业行、力智与德果。佛法,约因应世间众生边说,也离不开教育与教化。佛法的教育,学佛者从佛法本质--缘起性空--的高度、广度与深度致力体照、倡践、教化,从悟(正思)持(正行)中落实得了决、分明,绝不昧己、纵己、诳他、误他。推展、树立如此的教育与教化(不共世俗)的标准:(施)舍(有漏)福报果,(久学、深学)入无漏门。

  凡是真能体思、见持佛法的根器,没一个不从这不共处透进透出,不着不离的。诸佛菩萨的法身慧命,全凭此等根器坚恒地「习应」而体现、而阐展开来的。我们在修学的极长历程中:内在有了这样的衬映、「作意」--警动,外在有了这样的导向、「觉择」--不滥,才实际堪验得俗染福之可怖(注意:不是全要不得,但绝不可痴着贪占,酿成彼此诤斗之苦),真净慧之可尊;从真净慧中点脱了俗染福的逗弄、作祟、坏退与沉伦,敞豁出堂堂正正的心术与语貌,存的、说的与做的种种,才永恒地学得一切佛,为(见)得一切苦恼众生。

  真切发心、练心、持心的修学者;念头动处莫不凭三宝作证,缘头触(见)处莫不为众生施为,(生死安危大)关头持处莫不以本愿激提,这番作证、施为、激提的观行成熟了、做定了、把准了,世出世的净福与妙慧,则能与「无我我所」绵密地贯续、通应、增长得成能成力,发能发力,力化为德。力与德循(环)展(怖)得无量无际。无我与诸佛通得了声气,无我所为众生解除了(财法)窘困,学佛与为人,就成为我们刻骨铭心与披肝沥胆的大勇与准则,我们的耳根与意根中,就为诸佛的殷切「嘱累」与众生的苦难呼号,激发、奋跃、沉镇、疾赴得(悲)情不能已!

  菩萨不求、甚至忘却了「急证」、「速成」、「顿证」(圆满),练愿「投死」,策誓「受生」,就是凭着如此的情不能已哟!怎肯得、忍得再盘自我、计我所?!大乘行者的绝大的超越与突破,毕竟的投死与探出(决定性的人身头面),全都从这么不肯盘、不屑计中做起、获致的。菩萨的净福与妙慧,就这么扎根发力,力足而根壮得成为人间的觉(菩提)树。念念也处处体察、点警、振提着:怎也不让自己、不使他人误堕在福报狂、智慧荒中,我们的觉性与觉行,始能在释尊觉树的庇荫、(自家)观照中学得、治得、舍得、荷得,的的了了得「显明清白」。

  活在、做在这么种觉性、觉行中,觉性直见、深诫俗染福之诳惑,后患无穷,严警、(健)猛堵(绝)得不遗余力,无隙可乘;觉行直(心)思(推)、缔察真净慧之义趣,前瞻(无着)无量,耐进、(久参)遍学得一心致力,不忘诸佛(因地中「有义苦行」)。诸佛菩萨因地中一切苦行给我们所标示的:决绝地不为俗染福困恋得造生死业,淡寂地直以净慧脱出溺(于)生死(海中的)众(生)。我们体肯、注视而直对、直效此标示,才当得起诸佛的嫡裔,做得了(苦恼)众生的救星!

  十数年来,流行于中国大陆、台湾及美加地区的佛教,表面看,兴盛得气象万千,但是,与佛法本质--「淳朴」、「正直」、「真实」--对看起来,则特别显得太热闹、浮靡、错杂、浅泛、疏隔;疏隔得山头林立,各自为是(私,除极少数例外)。这情势,极其类似北齐、北周时代的佛教,天台宗典藉中言之甚痛!形成、蔓延为此种现象与作风的导因:福报狂与智慧荒!有心的同道们(包括僧俗)!中国佛教的危机曝光得够严重了,我们刻不容缓地倡践佛法的淳朴、正直与真实吧!

  民国八十六年二月四日于写于惊危室